當前位置:首頁>>本站信息 >> 紅色基因
吳楷:“杏苑傳芳菲,獨步登瀛州”
?
作者:鄧文獻   來源:大眾日報   發布日期:2019-12-07   點擊次數:
  翻閱《曹州志》和《曹州府志》,在附圖中都能看到“瀛州獨步”坊的標注,但查閱史料,文字記載卻很少。在《新修菏澤縣志》中,只有“瀛州獨步坊,為吳楷立”九字。在《牡丹區史志》中,也寥寥幾句,說“瀛州獨步碑處原有坊,位于潘隅首北……”
 
  筆者拜訪了一位年近九十高齡、姓付的老者,他是一個“老菏澤”。他對該坊的印象很深,據他說坊東邊是吳家府宅,坊西邊是山西會館。這座牌坊是一座跨街石基木牌坊,又叫“御史坊”,俗名叫“吳家牌坊”。牌坊高約10米,東西長約8米,南北寬約兩米多,柱粗直徑約1米。這是一座雙排、八柱、三間、三樓、廡頂式牌坊,坊額上刻有“御賜”“恩榮”字樣,正中有匾額,南面刻有“瀛州獨步”四字,北面刻的是“杏苑傳芳”四字。早些年還能微微看得到雕梁畫棟,彩繪有各種圖案花紋,后來由于風雨連年剝蝕,彩繪脫落,卯榫松動,但氣勢仍恢宏。1938年,日寇攻破菏澤城,燒殺搶掠,“御史坊”也未能幸免,多處受損。后些年,在一場暴風雨中,坊體出現走形。1948年,菏澤解放,政府官車運糧途經坊基時,不小心撞到立柱,坊頂傾斜,為了安全而拆除。兩塊匾額也不知去向。經與吳氏家人協商,政府在路邊立一石碑以資為念,名曰“瀛州獨步”碑。這塊石碑在1958年菏澤城擴街時被移除,現在也不知流落何處。
 
  為了更多地了解“瀛州獨步”坊的軼事,筆者又去拜訪吳氏宗人。在吳油坊村,見到了80多歲的吳耀鋒。他是吳氏家族第二十二代傳人,是吳氏宗譜編撰的主持者。談起“瀛州獨步”坊和吳楷御史的事,老人便打開了話匣子。
 
  吳楷,曹州人(祖籍今菏澤牡丹區小留鎮吳油坊村),字泰軒,號嶧軒,甫東岑。明萬歷十四年(公元1586年),丙戌科三甲進士。明萬歷二十年,任大理寺左丞,都察院監察御史。“瀛州獨步”坊是明朝皇帝崇禎為表彰吳楷的功績而立。又封其父、其祖父皆為都察院監察御史,因此該坊又被稱為“三御史坊”。
 
  吳楷出身富足、德望、儒門之家。其祖父吳自然,字寰宇,號文奄,幼淳樸睿智,喜以詩書為伴,床滿枕堆,廢寢忘食,分秒不失。因此府試一舉成名,順之晉升為廩膳生員。后因天災累年,饑饉波及時政,國試??級а?。此后吳自然不計功名,刻心勵志,不龐華侈,躬耕治家,苦心經營,當時已家有良田數頃,佃戶數家,成為曹州之大戶。
 
  吳自然還俱事總以“使人釋之苦,解其難”而為之。明弘治年間,秋冬時節,天災歉收,饑民大量擁入城中,于是他便把自家兩處大花園拆除,改建為篷房十八間,專供乞討者留宿,并讓傭人以粥飯、蒸糧候之。來者皆得其暖、飲其食,此舉廣傳,公譽盛贊。又某年,天降霍亂,肆虐周村,疫難多發,吳自然慷慨解囊,出資聘醫購藥,以供患療。并制作防疫湯劑,供民眾飲用,遂使周村安然無恙,眾親鄰感激涕零,稱之為“救世活佛”“鄉之大賢”。
 
  吳楷的父親吳中立,字正源、甫介符,明隆慶五年(公元1571年),辛未科殿試金榜三甲進士143名。世襲吳氏宗族節極公第八世,自幼受儒門家訓,擅長詩書,過目成誦,精于學,熟于書,歲試冠群,一舉進士及第。后被任命為徐州知府,任職期間,執政為民,執法嚴明,奉公克己,恩惠廣施,鐫廣渠,疏河道,興水運,重農耕,物阜民豐,深受百姓擁戴。但那時官員多腐政,廉政官多受陷,吳中立不知于何故中,被免職為曹州府水司。
 
  在曹州任職期間,吳中立一如既往,勤于職守。由于曹州趙王河多年失修,河道多弊,常年水患,他呈其情,調撥重金整修,以疏河架橋??墑怯行└?,懷疑并誣告其貪賄。于是巡撫至曹,明察暗訪,結果金錢毫無差錯。在巡視中又見其與役民一起,挽腿赤腳于河中,鍬舞泥飛,滿身臟水。自此蜚言息止。后經朝儀,據其功績,而官復原職。
 
  吳楷是吳中立長子,自幼喜讀詩書,聰明過人,受家庭熏陶,耳濡目染,日月沐之,甘霖浴之。七歲吟詩,經書成誦,童試奪魁,一鳴驚人。明萬歷十四年,丙戌科殿試金榜三甲進士134名,一舉及第。上授為翰林院修撰,其間讎定群書,甄別糾謬,仔細認真,功績見卓。上寵其才,又任命為國子監司業。其間又治學有道,聲譽遠揚。吳楷從事正直剛毅,胸襟寬宏,不媚權貴,不料竟遭祭酒讒言而被免職,降至嘉峪關知府。
 
  嘉峪關地處西北邊塞,此地多為高山丘陵,或戈壁砂礫,或鹽堿不毛。一年四季多旱少雨,風沙不斷?;肪澈τ諉?,且賊盜殃于民。時遭薦饑,憫兇頗及,民不聊生。吳楷到任,見此狀,寵辱皆忘,躬察民情,整綱厲治,為民申其怨、復其仇。且組織鄉民,墾山為林,開野為田。幾年過后,民安而富,世俗和諧。由于政績卓著,明萬歷壬辰年(公元1592年),被超擢為御史,兼陜西道御史,后又升任大理寺左丞、都察院監察御史。
 
  吳楷任職三十余年,以綱為繩,實事求是,閱宗案,審案情,同懷不息,同年不憐,同宗不推,要案不棘,謹慎務實,持論公允,輔佐盡忠,傾心盡力,每年考績,碩大無朋?;乖誄彌?,屢進謀之策,皇帝皆納之,備受眾臣傾慕。
 
  據《明神宗實錄》記載,明萬歷八年,曾發生一起“偽楚王案”,又被稱為“楚太子案”或“楚世子獄”。事關楚定王和宣化王的身份真假,楚藩宗室上下產生懷疑,引發了一場曠日持久的王位之爭。案件棘手,前任御史沈一貫幾次查訪,沒有結果,且深陷于宗室斗爭之中。明萬歷十八年,時任湖廣巡按的吳楷被派去調查,對王府七十余人進行了刑訊,也沒有查到偽王的證據。吳楷如實申報朝廷,得以罷結此案??墑僑床蛔躍醯乇瘓砣肓說癡?。
 
  明萬歷后期,由于明神宗朱翊鈞倦于朝政,長達二十年不上朝,致使黨爭長期持續,吏政日趨腐敗,民不聊生,各地動亂不斷。明萬歷二十四年,山西運城鹽工騷亂,出任河東巡鹽御史的吳楷親往鹽池視察,“任目不任耳”,見知到鹽丁的撈采潞鹽之苦,很是同情。又調查到一些鹽商和當地官吏勾結,走私并且克扣工銀之實,才引起鹽工不滿,出現騷亂。隨后,吳楷以實情繪制一幅《河東鹽池之圖》,并書寫“南岸采鹽圖說”報于皇帝,后又安撫鹽工,懲辦奸商和污吏,使騷亂得以平息。明萬歷二十五年,眾民又把此圖和圖說鐫刻于石碑上(現石碑保存在運城博物館中),以表達對吳楷此舉的褒揚。
 
  明萬歷三十二年,又發生了“劫皇杠案”,事關楚王向皇帝敬獻的兩萬兩白銀被劫的事,實為楚宗室朱蘊鈐糾集宗人在漢陽參與攔劫。吳楷得之,揭帖上奏,建議嚴懲。神宗聽后,大為震怒,下旨吳楷領三法司前去查實,并會斟罪狀,捉捕三十二人,令刑部處斬二人,勒令自盡五人,其余禁錮高墻,革去封爵,此案方結??墑譴澩聳輪?,涉及宗室,黨爭激烈,致使涉案人數達數百人。
 
  到明朝天啟年間,明熹宗朱由校更是昏庸,內部宦官干政愈演愈烈,明朝已是民生凋敝,日薄西山。明天啟三年(公元1623年),山西大亂,水、旱、蟲三災相繼來襲,民不聊生,流民成幫,賊寇橫行,官吏傾軋,宗閹亂政,盤根錯節,情況復雜,無官敢于赴命。大難之際,吳楷挺身而出,愿以國法鎮之,以謀略化之。治理半載后,冰清瓦解,風清氣正,市民樂其務,官吏盡其職。此政舉,功冠群芳,譽滿九州,備受皇帝尊寵。但是有些重案累及皇室宗親,又招之閹黨大妒。
 
  明朝天啟七年,河北灜州(今河北省河間市),在閹黨策劃下,有叛軍起反,企圖篡政,事情緊急,危難之時,有人上奏皇帝,讓吳楷受命平之?;實哿儺駒唬?ldquo;卿苦矣!”吳楷臨危受命,慷慨而赴,經千辛萬苦,屢挫閹軍,內外朝臣,無不震撼。不想叛軍早有預謀,吳楷在一次平叛收兵中,路過一處樹林,遭伏兵捉捕而殺害,卻被誣陷為“濫殺無辜,以圖謀反”之罪。萬民聞之,聲淚俱下,言辭慷慨,疾呼:“公之冤其矣!”
 
  明崇禎二年(公元1629年),明思宗朱由檢整肅朝政,鏟除閹黨,真相大白。帝念吳楷舍生忘死、忠心報國之心,施隆恩,申大義,嘆曰:“江河自東流,叛逆終盡頭。杏苑傳芳菲,獨步登瀛州。”帝又念吳楷生前功勛之大,特下旨,奉誥嘉封有四:立牌坊一座,名曰“瀛州獨步”“杏苑傳芳”;追封三代皆為“都察院監察御史”;選其后裔繼承原職;修墳祭祀,贈石祭器五件,石供桌、石香爐各一,石人、石馬、石羊各二。
 
  立牌坊時,吳家本意是要立一座石牌坊,卻不知是與城中郭家有“家族榮耀”之爭,還是有其他恩怨。傳說郭家百般阻撓,明說修木牌坊好,暗中趕走石匠,致使吳家立了一座木牌坊??贍局誓涯頭纈?,最終倒塌。
《支部生活》雜志社版權所有 Copyright © www.njfvd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黨建網   電話:0531-51771207    

魯ICP備10206071號-1

幸运快三走势图今天网上买

地址:濟南市市中區緯一路482號(省委大院) 郵政編碼:250001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