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本站信息 >> 紅色基因
王爾鑒:“何事堪留去后思”
?
作者:姜國樂   來源:大眾日報   發布日期:2019-11-23   點擊次數:
  □ 本報通訊員 侯實斐
     本報記者 姜國樂
 
三年報政愧無奇,何事堪留去后思。
 
自有是非千載見,若云德怨寸心知。
 
嶧峰翠聳云頻出,泗水波明月漸移。
 
試看道傍堆疊者,塵封多少昔人碑。
 
——王爾鑒(清)
 
  詩作者王爾鑒(公元1703年—1766年)是清朝雍乾時期的山東地方官員,這首詩寫于他離任鄒縣(今鄒城市)知縣時。當時鄒縣士民要在嶧山上立去思碑以紀念,被王爾鑒寫詩制止。王爾鑒時年33歲,接下來要赴任益都縣(今青州市)知縣,繼續他在山東的從政生涯。
 
“三才子”之一
善詩文,工書法
 
  乾隆時期是清朝的極盛時期,也是歷史上的天朝盛世之一。這一時期,無論是朝廷還是郡縣,人才濟濟,名臣輩出。在山東地方官員中,就有“三才子”之說,他們是鄒縣縣令王爾鑒、濰縣縣令鄭燮(鄭板橋)、滕縣縣令李觶。鄭燮、李觶都是江南興化人,同為“揚州八怪”,同一時期在山東為官。鄭燮(公元1693年—1765年),乾隆元年(公元1736年)丙辰科二甲進士,乾隆七年為范縣令兼署小縣朝城,乾隆十一年署濰縣縣令。李觶(公元1686年—1759年),是明代“狀元宰相”李春芳六世孫,康熙五十年(公元1711年)中舉,乾隆二年任山東臨淄(今淄博市一部分)知縣,后調任滕縣(今滕州市)知縣。
 
  王爾鑒是河南盧氏縣人,相較于鄭板橋、李觶兩位兄長,鄒縣知縣王爾鑒出道早,任職長。王爾鑒生于康熙四十二年,其父兄皆為秀才,但其九歲喪父,十歲喪母,依賴哥嫂的養育,二十七歲中雍正庚戌科進士,同年九月奉命發山東觀政,三十歲時任鄒縣知縣,乾隆元年任益都縣知縣,乾隆五年又任滕縣知縣,此時,李觶離任滕縣知縣。王爾鑒與鄭板橋、李觶都有交集,曾寫詩相贈,在乾隆九年任濟寧知州時曾路經范縣造訪鄭板橋。王于乾隆十六年降補四川巴縣知縣,先后任資州知州、合州知州、達州知州、夔州知府。在山東期間,兩次充任同考官。舊志記載,王爾鑒善詩文,工書法,所任職地區都留下了許多詩作和手跡,與時人趙執信、張漢、傅玉露等多有交游,詩詞唱和。其書法被后世爭相收藏,“死后百余年,邑人遇其片紙,不惜多金購之”,即便今天,刻于鄒城市嶧山上的《種桃詩》拓片仍然價格不菲。其一生著述甚豐,著有《友于堂四書文稿》2卷、《二東詩草》8卷、《巴蜀詩草》20卷、《棣萼吟》1卷,主編《黔江縣志》4卷、《巴縣志》16卷,撰《古文》1卷、《尺牘》若干卷。成詩數千首,格調樸實,言詞老到,既正統又奇瑰,“寄風騷于簿書之暇,寓撫字于翰墨之林,單父琴音鳴于句里,河陽花氣飄向毫端”,尤其《二東詩草》共五百五十二首,所記為宦游山東所見所聞所思所感,具有較高的史料價值。
 
  比較“三才子”,鄭、李以畫見長,王爾鑒以詩、書取勝;鄭、李恃才傲物,不與時合,從知縣位置上退出官場,而王爾鑒則生活在現實中,沉淫其間,不斷仕進,浮沉宦海37年。“斷獄興利政聲卓著,才氣橫溢詩文流芳”,王爾鑒之政聲和才華不獨影響了山東,更對重慶和四川影響深遠,至今仍被列為“重慶歷史上十大文化名人”。
 
《令箴》木牌隨身帶
“政聲為海岱之最”
 
  為官避事平生恥,為官還是以能干事為第一。雍正十一年(公元1733年),三十歲的王爾鑒結束了為期三年的“觀政”。觀政期間,王爾鑒參與了青州、兗州水患的治理和賑災,督導孔林的大修等,積累了從政的人脈和經驗。
 
  這年九月,年輕的知縣到孟子故里鄒縣上任,這是王爾鑒一生從政十一個職務中的第一個。上任之初,王爾鑒為時時警醒自己,將五代蜀后主孟昶《令箴》的“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這四句話刻在木牌上,隨身攜帶。雖是初任職,但他有斷才,多惠政,百姓爭訴,都能迅速決斷。除了辦案之外,就是走訪民間,了解民情,親自下地勞作,其間寫出了《田間行》《春日山村》《春郊》等大量詩作,記錄了農民的勞動和生活。有一年,鄒縣大旱,在當地有往嶧山祈雨的傳統,看著干裂的大地,王爾鑒準備親自為民祈雨,從縣衙到嶧山有二十多里地,他獨自步行,沿路虔誠跪拜,一路走來,觀者感泣。精誠所至,大雨傾盆?!蹲尷刂盡芳竊兀?ldquo;俄頃雨集,歲則大熟。”
 
  三年的任職實踐,王爾鑒并不滿意,士民要立去思碑,被王爾鑒制止。“三年抱政愧無奇”,按他自己的說法,是“三載于茲,仰止典型,事事有所矜式”,面對亞圣孟子,臨斯土者無不有所矜式。然而士民立碑之意已然說明,年輕的知縣已經通過了百姓的“大考”。
 
  乾隆元年十月,王爾鑒走馬上任益都知縣,四年后又遷滕縣知縣。正如史家所記,“理繁治劇,疊著嘉猷”,即便放在今天,鄒縣、益都、滕縣都是大縣,幅員遼闊,人口眾多,地當要津,沖疲繁難俱備,尤其地處微山湖畔的滕縣,歷來被官員視為畏途,“環繞湖河萑苻之中多盜藪焉,地半洼下水患頻仍”。王爾鑒很有顧慮,他在詩中曰:“胡以奠我民,胡以酬我位,不惜勞我心,但慮拙我智。”他不怕急難險重,就怕因為自己的經驗和辦法不多而辜負了蒼生,辜負了江山社稷。王爾鑒知難而進,有效解決了“捕盜”“治水”難題?!峨刂盡芳竊兀?ldquo;公履勘災祲,調劑有方,時滕有巨盜窩盤,為民害,公廉得其名,部勒丁壯,悉擒獲,四境由是安。”盜匪懾服于王爾鑒的公正無私,被視為第一難的問題便輕易解決。史書還記載,乾隆七年滕縣洪水泛濫,河決石林口,淹沒民舍一萬五千多間,王爾鑒來不及向上級請示,大膽動用庫金三千兩及時發放給災民,三千余戶得到撫恤,八千余人得以存活,事后申報上官深得嘉許。
 
  乾隆九年,山東巡撫喀爾吉善因王爾鑒“捕盜有功,明白干練,人頗有才”,奏請升任濟寧知州,官居五品,時年四十一歲。王爾鑒離滕之時,士民相送數十里,攀轅不忍別,立感恩碑,無怪乎當世就有人稱贊他“政聲為海岱之最”。

山水有知音
詩文已成多地永遠的廣告
 
  王爾鑒自幼生活在大山大水之間,秦嶺、洛水就在眼前,境內有崤山、熊耳山、伏牛山、淇河山等大山脈。資料顯示,盧氏縣境內有大小山峰4000多座,河流澗溪2400多條。“走出盧氏不看山”是部分盧氏人的心理,王爾鑒卻不是,他對山水的熱愛是天生的,“好山好水看不足”。
 
  “十天的案子三天斷,留下七天爬嶧山。”三百年過去了,鄒城的老百姓還在口口相傳。突兀于鄒魯大地的嶧山,等待了億萬年,終于等來了她的知音。王爾鑒多少次登臨嶧山?沒有人能說清。他給嶧山厘定了二十四景,作《嶧山二十四景詩》二十四首,他的《嶧山種桃》詩記錄了這樣一個故事:經過明末清初的戰爭,嶧山的樹木被砍伐焚燒,嶧山成了一座禿山。王爾鑒決定要補種桃樹,讓嶧山開滿桃花。他號召老百姓把一個個桃核包在泥團里,曬干后,站在嶧山頂上用彈弓往澗谷里彈射。幾年后,漫山遍野都長滿了桃樹,春風吹過,落紅滿地。“嶧山紅雨”至今是嶧山勝景之一。王爾鑒熟悉嶧山,熟悉不同季節的嶧山,他為嶧山寫下了上百首詩,流傳下來的有幾十首,如《登嶧山四望作歌》《嶧山勝跡二十首》《觀嶧山牧牛歌》《雨后望嶧山》《雪后望嶧山》等,王爾鑒對嶧山的熱愛寫在了詩里,也嵌入了石頭,他在嶧山臥虎石上刻下了“鄒魯秀靈”四個大字,嶧山與王爾鑒已融為一體。
 
  王爾鑒履職之地都是山水豐饒之地,濟南的趵突泉、千佛山,東岳泰山,益都的云門山、陽水,濟寧的泗水泉林、曲阜尼山,滕縣的千山頭、五峰山、獨山湖等,無不寫進了他的詩里。他在《二東詩草·云門集》里這樣寫:“有水皆堪飲,無山不愛游,登臨憑遠眺,平野入徐州。”在滕縣,他一年四季泛舟微山湖,寫下了《臘月再泛微山湖》《九日微山湖舟次》《微山湖觀魚》《夏鎮舟中感懷》。他在《上巳微山湖泛舟》中抒發了官場孤獨之感:“三月三日春光好,出谷鶯鳴求群鳥,蘭亭盛事久寂寥,欲步后塵同志少。”更有意思的是,他做夢都在登山,《夢登山》《夢游姑射山》都寫成了詩。
 
  古人做官稱為宦游,對于王爾鑒來說才真正是名副其實,好多山水勝地都是多次登臨,這已遠遠不是應景了,是一種熱愛。所歷州縣都記載他“性豪爽恬淡,喜山水”“好詩文”,這一點在他入蜀之后,更是發揮得淋漓盡致,一部《巴縣志》就是一部山水志(《巴縣志》由王爾鑒創修),重慶的山水也因他而生輝,王爾鑒的山水詩文已成了許多風景名勝地永遠的廣告了。
 
“孝友之門也”
一位至情至性之人
 
  讀王爾鑒的《二東詩草》,會讓人淚奔不止,被他的兄弟之情、親友之情所感動。詩序作者之一的張漢,在序文中一連三嘆:“真乃孝友之門也,孝友之門也,孝友之門也!”
 
  王爾鑒的少年是悲苦的,九歲失怙,十歲失恃,其父王范是個秀才,在科試中屢遭困厄,只好設館授徒,年僅五十就去世了。當時王爾鑒才九歲,其兄王爾釗年剛二十。王范臨終之時,囑咐王爾釗說:“予生已矣!未竟之志,唯汝與弟承之。汝年長已能自立,汝弟尚幼,恨不見其有成也。予歿后,當以教汝者教之。”長兄王爾釗時時牢記父親的臨終囑托,把弟弟培養成才,兄弟倆詩文唱和,教學相長,一部《棣萼吟》大多是王爾鑒與哥哥的唱和,王爾鑒二十一歲中秀才第一名,二十六歲中舉人,二十七歲成進士,被稱為“聯捷”,王爾鑒評價其兄“兼師兼父兼友”。
 
  即便王爾鑒就職山東,依舊有賴兄長協助,充任幕賓。初到山東“觀政”,哥哥王爾釗不放心,親送濟南,陪伴左右,兄弟倆泛舟大明湖,到歷下亭觀荷,一同登泰山,“酬唱不知歸去晚,雁行明月浪中生”。哥哥回河南后,王爾鑒十分想念,特別是來到孔子故里曲阜,想把這份對圣人的崇敬一同分享給哥哥,寫下了《春日曲阜懷大兄嵩峰》詩。哥哥每次返里,王爾鑒都送到很遠很遠。在滕縣任上,哥哥王爾釗患病歸里,王爾鑒每日計算日程,哪天過黃河,哪天到汴梁,哪天到鞏縣,對哥哥的擔心溢于筆端。乾隆九年,王爾鑒已升任濟寧知州,哥哥病重,便派兒子先行去看望,待其赴京公務已畢,急返盧氏縣??吹講¢繳系母綹?,“遠離雙拭淚,藥餌一親嘗”。而王爾釗擔心弟弟的公務,催促其抓緊赴任,對弟弟強顏歡笑,“愛弟自多開口笑,趨公卻戒曠官留,謂言肢體從茲健,好盼來登太白樓”。面對即將的分離,王爾鑒發出了“北山移再作,應笑逐浮名”的慨嘆,如此兄弟之情,又怎么不讓人淚奔呢?
 
  王爾鑒沒有作新的北山移文,他就是一個傳統的封建士大夫,在出世和入世中徘徊,又按照命運的驅使,繼續就任他的新職位——濟寧州知事。
 
  聽聞哥哥去世,王爾鑒連作十二首《哭兄》詩,悲痛至極。
 
  愛山水,愛百姓,愛親友,王爾鑒就是這樣一位至情至性之人。
《支部生活》雜志社版權所有 Copyright © www.njfvd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黨建網   電話:0531-51771207    

魯ICP備10206071號-1

幸运快三走势图今天网上买

地址:濟南市市中區緯一路482號(省委大院) 郵政編碼:250001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