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本站信息 >> 紅色基因
片片甲骨情
?
作者:許志杰   來源:大眾日報   發布日期:2019-11-16   點擊次數:
  2019年是甲骨文發現120周年。殷墟甲骨文的重大發現在中華文明乃至人類文明發展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一個多世紀以來,有志于研究甲骨文學的專家、學者艱苦卓絕,孜孜以求,使之從無人知曉到無人不知,研究者從“甲骨四堂”的小圈子擴展成為一門“顯學”的甲骨文群,他們對中華文化的傳之有序、綿延不絕貢獻奇大。其中就有數位齊魯大地走出去的文人學者、金石大家,投身到甲骨文學發現探究的浩瀚文海里,成就卓著,為后人所敬仰,載入甲骨文學史冊。毫無疑問,山東也應是中國甲骨文研究之重鎮。
 
發現甲骨文
王懿榮的家國情懷
 
  1899年,甲骨文被發現。120年來,學術界普遍認為,這一具有歷史意義的重大發現者是時任清光緒朝國子監祭酒、山東福山人王懿榮。后人在總結為最初甲骨文發現與研究作出開創性貢獻的學者時,列出了“四個第一”:即“第一個發現甲骨文”的是王懿榮;“第一部甲骨文著錄”《鐵云藏龜》的編著者是劉鶚;“第一部甲骨文考釋與研究”《契文舉例》的作者是孫詒讓;“第一部甲骨文字典”《簠室殷契類纂》的編纂者是王襄。
 
  有關王懿榮發現甲骨文的路徑,學術界也基本認同流傳已久的從濰縣商賈范壽軒(另作范維清)手上收受的說法。至于一些具體細節可能存在的異議,隨著時間的推移愈加明朗化,很多都是臆測性推斷,沒有多少令人信服的實際資料為證,而且存有地域性與個人傾向,表現出諸多情緒化。最近有文云:《鐵云藏龜》中根據古董商們的說法,提到甲骨出自河南湯陰,1909年日本學者林泰輔發表《清國河南湯陰發現之龜甲獸骨》一文,就是沿襲此說。然而,收藏經驗豐富的金石學家羅振玉心里清楚,古董商沒有說真話。關于這一點,以往通常認為是古董商為了壟斷獨家貨源有意誤導。羅琨(羅振玉嫡孫女)則根據時人回憶指出另一種可能性,即王懿榮授意讓古董商隱瞞。羅琨說:“王懿榮‘命秘其事’。”這是傳統收藏家為壟斷新奇藏品的心理造成的。后人為尊者諱,讓身份地位低的古董商替王懿榮“背鍋”。其實,歷經120年而不衰的甲骨學或者是甲骨文字學,很多歷史問題早已論定蓋棺,留給后學的課題是如何在前人開拓性工作的基礎上,適應新時期甲骨學或甲骨文字學的研究方向,做出更深入、更細致,更能讓今日之愛好者讀懂、讀通的,使之流傳有序的科學成果。尤其是尚在從事甲骨文研究的學者,受到社會的崇敬,理應以更加寬廣的胸懷面對前人所做的事業,理解、寬容,重要的是向前看。筆者認為河南安陽的中國文字博物館、殷墟舊址,山東煙臺福山區的王懿榮紀念館,以及每隔十年隆重舉行一次的王懿榮發現甲骨文多少年紀念活動,都是對王懿榮等甲骨先驅者學問的承繼、精神的弘揚。
 
  我們無法將王懿榮發現甲骨文一事與他八個月之后以身殉國作比較,因而分出哪個高哪個低、哪個重要哪個不重要。王懿榮的家國情懷,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知識分子使命感,是永不腐朽的。正如王崇煥(王懿榮三子)在其《王文敏公年譜》“敘”中所言:“福山王文敏公以經義、金石之學享盛名于海內者,垂四十年。迨殉庚子之難,朝野翕然,益相引重。至于忠烈風規與績學琦行相輝映,稽諸史乘,是豈儒林、文苑兩傳所能括公大節也哉。”知父莫如子,王崇煥可謂把住要領,點中主題。
 
  王懿榮兩次舉辦團練都是在國破家亡的危急時刻,投筆從戎,挺身而出。1894年8月1日,清政府被迫對日宣戰,而這一年的農歷十月十日恰逢慈禧太后六十大壽,朝廷上下以及慈禧太后不顧大敵當前、山河將失的危難時局,堅持要辦“萬壽慶典”,計劃耗資1000萬兩白銀,加之先前為修建頤和園已經挪用軍款500萬兩白銀,總額達到1500萬兩白銀。時任國子監祭酒的王懿榮再三深思之后,連續兩次上書,一是《吁請暫停點景但行朝賀疏》,大敵當前理應一致對外,太后“萬壽慶典”可暫緩到七十大壽再辦為好;二是《詳讀夷情審量時局疏》,將自己主戰且不可輕易與敵議和賠償的想法奏于皇上。王懿榮兩度奏請皇上猶如巨石砸進昆明湖,一石激起千重浪,尤其吁請暫緩舉行“萬壽慶典”,讓慈禧太后十分不悅,又實在找不出發怒的理由。雖然慶典該辦還是辦了,中日戰爭的結局也被王懿榮不幸言中,最后以簽署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告一段落。但是王懿榮卻從此成為朝廷的邊緣官員,當他奏請回老家膠東興辦團練,以抵御倭寇時,皇上即刻恩準。王懿榮率另外幾個協助他辦團練的人火速奔赴回籍,其中有萊陽籍翰林院編修王垿、黃縣籍翰林院檢討王守訓和榮成籍原安徽宿松知縣孫保田。他們都是在外做官的膠東籍人士,聞知家鄉慘遭涂炭,無不心急如焚,聽到王懿榮的召喚,義無反顧地加入到團練中去。王懿榮有詩:“豈有雄心輒請纓,念家山破自驚魂。”這是王懿榮第一次興辦團練,成效斐然。正當王懿榮準備率團練殺奔戰場,與日寇決一死戰時,傳來中日《馬關條約》簽訂的消息,王懿榮只得遣返抗日將士,償還朝廷預支銀兩,悻然回京。
 
  此后王懿榮疾病纏身,不得不與藥為伴,苦度殘日??晌轎耷剎懷墑?,就是因為王懿榮終日與藥打交道,才使得他有機會去仔細審視抓來的中草藥,在所謂龍骨碎片上發現了刻字。一片甲骨驚天下,從此甲骨為人識。
 
  王懿榮第二次組辦團練是在他發現甲骨文之后不久,此時義和團進京,八國聯軍伺機攻占京城。清政府再次想到了有辦團練經驗的王懿榮,臨陣委任安丘籍兵部侍郎李端遇及王懿榮為京師團練大臣,“辦理京師團練事宜”。接到圣旨的王懿榮,仰天長嘆:“此天與我一死所也。”雖是京師團練大臣,王懿榮毫無指揮權,手下千把人不是老弱就是病殘,根本沒有戰斗力。1900年農歷七月二十一日,慈禧、光緒倉惶出逃,留下京城王懿榮等團練鎮守,當日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城,王懿榮率軍抵抗,誓死不降,終因敵眾我寡,退守于家宅。當夫人問他外面的狀況時,王懿榮說:“主辱臣死,吾可以報朝廷矣。”他用楷書寫下絕命詞:“主憂臣辱,主辱臣死,予止知其所止,此為近之。”寫畢與妻子謝夫人、長媳張氏,投井以身殉國。王懿榮55歲,謝夫人42歲,長媳張氏31歲。
 
  王懿榮帶著家國仇恨悲憤離世,也帶走了對自己發現的甲骨的惜惜眷戀。后人很遺憾,王懿榮是金石大家、古文字大家,書法家魏啟后盛贊“得先生慧眼斯文不喪”,卻未能留下關于甲骨文的研究果實。大敵當前,國民利益至上,剛正清廉,為衛國保家,當彪炳史冊,錦心慧眼,識披圖殘甲,得重現殷文。在個人利益與國家利益相沖突時,王懿榮毅然選擇了后者。1983年,當時的《紅旗》雜志第四期發表評論員文章,題目是《從愛國主義到共產主義》,其中有:“陳天華、王懿榮為了向外國侵略者表示抗議,不惜蹈海墜井而自盡,顯示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決心。”如此評價,王懿榮當之無愧。
 
高風亮節
劉鶚作甲骨文著錄第一書
 
  當然,在談到甲骨文被發現這一奇跡的時候,來自山東濰縣的幾位古董商人是不能不提的。如果說王懿榮是慧眼識甲骨,那么第一個帶著龍骨上門請教王懿榮的濰縣人范壽軒(或范維清),應該在發現甲骨文的鏈條上是很重要的環節,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據1936年完稿的《濰縣志稿》“藝文志”記載:“范春清字守軒,范家莊人,好販鬻古器,與弟懷清游彰德小屯得商爵。歲次復往,屯人出龜甲相示。春清以鈔數千購四五十片,去京師謁王文敏,懿榮見之驚喜不置曰,君等真神人,何處得此,以厚償留之。”近些年有人提出不同看法,認為另一位濰縣商賈范維清(字緝熙)是第一位發現并販運甲骨給王懿榮的那位“濰縣范氏商賈”,而范壽軒(守軒)則是向天津人王襄販賣甲骨的濰縣商賈。范維清與范壽軒同是濰縣范家莊人,不知哪里出了差錯,以訛傳訛,把兩個同村同宗的范氏爺們兒整成了一個人。
 
  范壽軒也好,范維清也罷,他們都為甲骨文的發現盡了自己的一份不可或缺之力,在甲骨文發現史上,應有其一席之地位。
 
  王懿榮殉國之后,其收受的一千多片甲骨被他的好友劉鶚收藏。劉鶚,字鐵云,原籍江蘇丹徒,出生于六合縣,后隨父移居淮安。但是,劉鶚真正出其名,為人所識,與他幫山東巡撫張曜治理黃河關系密切。特別是以敘寫濟南風光為題材的小說《老殘游記》出版之后,名聲大噪,成為那個時期最著名的小說家、文學家。從這點講,劉鶚是一位地道的齊魯學人無疑。而他在甲骨文方面所作出的貢獻,就是接續了王懿榮未竟的事業,整理出版了第一本著錄甲骨文著作《鐵云藏龜》。
 
  劉鶚在治理黃河以及治河思想上的貢獻,可與他收藏傳播甲骨文相媲美。1899年,清政府準予測繪《三省黃河圖》,自河南入境開始,涉直隸至山東利津縣???,劉鶚任魯河下游提調,負責黃河最下游一段的測量繪圖,第二年直接調入山東辦理河工。劉鶚凡事親力親為,不僅完成了《三省黃河圖》,后來還根據在河南山東工作期間的鄉村調查,實地勘探,出版了《歷代黃河變遷圖考》,成為第一本通過實地考察結合史料完成的有關黃河流向變遷的書籍。另一本《治河五說》,則是劉鶚治河思想之總匯。由于劉鶚治理黃河有功,1893年被山東巡撫福潤“以奇才薦,乃征試于京師,以知府用”,離開濟南進京成為朝廷官員。
 
  正是因為這次進京,使劉鶚有機會結交貴為國子監祭酒的王懿榮,成為摯友,為日后成為甲骨文著錄第一人打下基礎。難能可貴的是,因甲骨文二人結交,因共同的志趣又形成共同的思想意識和不可泯滅的知識分子應有的家國情懷。八國聯軍攻占北京時,他看到大批北京民眾在饑餓和死亡線上掙扎,很是著急,想盡辦法解救百姓于水火中。俄國軍隊攻占太倉,準備燒毀倉庫中的糧食,劉鶚聞此立即通過朋友籌措資金,買下這批糧食,賑濟平糶,救活了眾多瀕臨死亡的北京百姓。本來這是一件對百姓來說的大好事,劉鶚卻被人誣陷為“漢奸”,并另湊兩樁莫須有的罪名,治劉鶚罪,秘密下令逮捕他。1908年被流放到迪化(今烏魯木齊),翌年,因腦溢血辭世,享年53歲。
 
  劉鶚一生中取得的成就不是一點,他的治黃工作、開采山西煤礦、賑濟北京災民、著錄甲骨文第一書《鐵云藏龜》和寫作小說《老殘游記》,憑其中任何一項就足能使一個人感到自豪?!短撇毓輟匪哂屑墜俏難芯康目匭?,載入史冊。該書是劉鶚編印的“抱殘守缺齋所藏三代文字之一”,其后還有《鐵云藏陶》《鐵云藏泥》等有關古文字方面的專著。臺灣著名甲骨文學家嚴一萍在《鐵云藏龜新編》一書的序言中,對劉鶚給出了恰如其分的高度評價,他說:“知其所重而定為殷人之物者劉氏也,拓墨付印以廣其傳者亦劉氏也。”王懿榮殉難之后,他所收的一千多片甲骨為劉鶚輯有,劉鶚繼承好友之志繼續收集流散于社會上的甲骨,達到五千多片。劉鶚從這些甲骨中挑出一千多塊精品,拓墨印制,供世人相悅。僅就此而言,即可體現出劉鶚的高風亮節,假如他不是將自己所見所藏的甲骨印制成書,而是秘不示人,或者自己獨占獨享,那么,甲骨文的研究事業或許不知會延至何時。
 
  《鐵云藏龜》出版之后的1921年,一位年輕的齊魯學人出版了《殷墟書契補釋》一書,他的名字叫柯昌濟,此年小柯只有19歲??虜?,山東膠縣大同村人,1902年出生在一個頗有影響的名門望族、書香門第。北平師范大學畢業后考入清華大學文史研究院,1934年加入中國考古學社,1949年之后先后任職山東省文史館、濟南史學會,晚年入職上海社會科學院,1990年去世。其父柯邵忞是晚清民國著名學者兼官員,不僅歷經八九年完成《新元史》,還是國民政府清史館總纂,是自始至終主持《清史稿》編纂工作的少數幾位學者官員之一。
 
  受父影響,柯昌濟與其兄柯昌泗分別拜王國維、羅振玉為師,研讀經書、古文字、金石,并受到王國維的親自勉勵,“鍥而不舍,未來定有大的作為”?!兌笮媸櫧醪故汀飯部際圖墜俏淖?、詞60個,多為前人從未釋義、釋疑,雖出現了一些誤解,也不是一部完整解讀甲骨文的書籍,但以柯昌濟19歲年齡去看,還是具有很強的實踐意義,在甲骨文研究史上有獨特的學術地位。
 
  在甲骨文研究的前期,有第一代“甲骨四堂”,還有第二代甲骨文研究者,被稱為“四大弟子”。“甲骨四堂”名氣顯赫,無人不曉,他們是“雪堂”羅振玉、“觀堂”王國維、“彥堂”董作賓、“鼎堂”郭沫若;“四大弟子”是唐蘭、容庚、柯昌濟、商承祚。
 
傅斯年吳金鼎
以及殷墟發掘現場的齊魯學人
 
  甲骨文具有很高的學術和收藏價值,一經發現迅即引發一場無序的尋找與買賣的明爭暗奪。由于當時售賣甲骨可以發大財,大批古董商來到安陽小屯搶購,然后哄抬價格賣給收藏者和研究者。據說到1928年前后,一片甲骨一個字賣到一兩金子,導致小屯村附近乃至整個安陽縣境內的許多地方,村民到處打洞挖坑,尋找甲骨。據不完全統計,從1899年到1928年,私人發掘出土的甲骨達到了十萬片左右,數量非常驚人。這些非科學無理性的挖掘就是為了找到甲骨,發財致富,對于地質地理情況毫不知情,挖到哪里算哪里,他們只要甲骨,很多價值不菲的其他文物都被廢棄。殷墟遺址遭到嚴重破壞,同時眾多外國人趕到小屯村,進行大肆收受,帶到國外,造成重大文物流失。
 
  在這種嚴峻形勢下,許多有志之士站出來呼吁政府及研究機構,對小屯村進行有序的?;ば醞誥?。1928年,國民政府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成立,傅斯年任所長,他立即組織對小屯村甲骨出土情況的調查和挖掘準備。先是在史語所內設置考古組,聘請從美國歸來的李濟擔任組長,這是一位具有現代考古學知識和研究能力的人類學家。同年8月,傅斯年派董作賓到小屯村調查甲骨出土的情況,確認甲骨尚未被村民挖完,有繼續發掘研究的價值。10月,史語所考古隊正式進入小屯村,對周邊加以?;?,同時開始搶救性發掘工作。從1928年10月到1937年7月,史語所共進行了15次發掘,基本圈定殷墟的范圍與整個城市的布局,橫跨洹河,東西長6公里,南北寬5公里,面積約有30平方公里大小。
 
  殷墟發掘是第一次由國立學術機構主持完成的,標志著近代中國考古學的正式誕生,在中國學術史上有重大意義。殷墟考古不僅取得無可估量的學術成果,還培養了一大批具有現代考古知識和胸懷的考古學家,以及歷史、人類學家,對中國考古學的創立發展、完善、成熟,打下了堅實基礎。作為史語所的領導者,傅斯年功不可沒,著名史學家鄧廣銘認為:“中國沒有個傅孟真,就沒有二三十年代的安陽殷墟發掘;沒有當初的殷墟發掘,今天的考古學就完全是另一個樣子了。”傅斯年,字孟真,1896年出生于山東聊城城內北街,1916年考入北京大學。1919年,傅斯年考取山東官費留學生,先后就讀于英國倫敦大學、德國柏林大學。傅斯年組織領導了安陽殷墟遺址和濟南龍山城子崖遺址的科學挖掘,1950年12月病逝于臺灣,享年54歲。
 
  其實,在殷墟遺址的發掘現場還有不少來自齊魯大地的考古工作者,現代著名考古學家吳金鼎就是其中一員。吳金鼎,字禹銘,1901年出生于山東安丘萬戈莊,1924年畢業于齊魯大學文理學院,留校任教,1926年考入清華學校國學研究院,在導師李濟的指導下研究中國人種兼治人類學及考古學,1930年進入傅斯年領導的史語所考古組工作,跟隨導師李濟和董作賓進入發掘殷墟遺址現場。1933年考入英國倫敦大學,1937年畢業獲博士學位,再次回到史語所考古組工作??拐獎?,吳金鼎投筆從戎,加入到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民族洪流中??拐澆崾?,即刻投入到母校齊魯大學的復校重建工作中,先后擔任訓導長、文學院長、國學研究所所長和圖書館館長。1948年,吳金鼎病逝于濟南,年僅47歲。
 
  吳金鼎對中國考古事業的最大貢獻不在殷墟,而是在于他發現了城子崖龍山文化,而龍山文化其實是與殷墟相向而行的具有相等意義的人類文明重大發現。兩個文化遺址在同一時期,由史語所考古組的同一批人進行發掘,堪稱那個時期中國文化之盛事,當載入史冊。
 
  參加殷墟遺址發掘和城子崖龍山文化遺址發掘的齊魯學子和技工還有很多,他們無論如傅斯年、吳金鼎為后人所知,還是默默無聞,其貢獻都不可泯滅。
 
甲骨學方興未艾
齊魯學人后浪推前浪
 
  120年來,齊魯學人一代攜一代,上下承繼,后浪推前浪,從未停止過對甲骨文的研究探求腳步,甚至像血液流進了這片沃土的文脈經絡。
 
  山東是甲骨文收藏大戶,1998年齊魯書社出版發行《山東省博物館珍藏甲骨墨拓集》,選取該館所藏甲骨中的1970片精華部分。本書編著者——著名甲骨研究專家劉敬亭,在后記中寫道:“山東省博物館所藏甲骨,大部分是羅振玉所藏。”羅振玉是大名鼎鼎的“甲骨四堂”之一的“雪堂”,與《鐵云藏龜》的著者劉鶚是兒女親家,1901年他在劉鶚家第一次見到甲骨文,就斷言:“此刻辭中文字與傳世古文或異,固漢以來小學家若張(敝)、杜(林)、楊(雄)、許(慎)所不見也。”羅振玉對甲骨文的最大貢獻是他最早探知了甲骨文的出土地,得知消息后即下手購藏與研究,共集甲骨三萬多片,并親自到小屯村考察,是首位來到這里的中國學者。編輯出版《殷墟古器物圖錄》,被郭沫若稱為“在中國要算是近世考古學的一位先驅者”。羅振玉的學術成果,代表了當時甲骨文研究的最高水平,特別是他與王國維合作,共創“羅王之學”,在殷商甲骨文字等諸多領域都有開拓性貢獻。羅振玉后來任職偽滿洲國,也把所藏甲骨帶到了東北,而山東省博物館的羅振玉甲骨藏品就來自東北。
 
  故事的原委是這樣的,1945年8月日本戰敗,山東省膠東行政公署派干部去東北地區鞏固地方政權,接收敵產。高兢生帶領十幾個人到大連遠東煉油廠執行任務,在院內發現一只鐵皮箱,無鎖,電焊封箱。發現箱內裝著什么,無人知道。他們用鐵錘砸開后,箱內裝有木制小抽屜73個,布制小盒11個,共嵌裝1219片甲骨。據分析,遠東煉油廠是一個臨近海邊的碼頭,這箱甲骨應該是日本人戰敗后想帶走而未得逞。膠東行政公署的張修已得知后立即致電叮囑“務必妥善保管,待機運回膠東”。這批甲骨運回膠東后先由膠東圖書館保管,1951年移交山東省文物管理委員會。后經專家鑒定,為羅振玉舊藏。
 
  山東省博物館所藏的另一部分甲骨,來自齊魯大學加拿大籍教授明義士。山東大學考古學教授、考古學家方輝著《明義士和他的藏品》一書對此作出詳解,明義士于1910年來華,先在河南武安、安陽等地調查搜集文物,后轉向殷墟收受甲骨。1933年到濟南任教于齊魯大學國學研究所,繼續收集甲骨,據稱一度達到五萬多片。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齊魯大學輾轉南遷成都,明義士回國時帶走部分甲骨,余下部分埋在齊魯大學院內,繪圖作記,交英國人林仰山保管。齊大停辦,1952年林仰山回國前將明義士的藏甲骨圖及所代管其他文物,一并交給山東省文管會,計有甲骨八千多片。同時交還的還有齊大藏甲骨65片,廣智院美國人伯根所藏122片。據劉敬亭介紹,另有山東省圖書館收藏甲骨一盒9片,黃縣王惠堂捐贈三盒69片,山東省文管會收購190片。
 
  當然,山東不僅是甲骨收藏大戶,在甲骨文研究方面也是貢獻卓著。除卻已經提到的劉鶚、柯昌濟,坐落在山東的兩所著名大學也是代有人才,成果豐碩。曾任教于山東大學的陳夢家、丁山、高亨、王獻唐、殷孟倫、殷煥先、黃公渚、田昌五、徐連城,以及齊魯大學的顧頡剛、錢穆、吳金鼎、胡厚宣等,都在甲骨文的研究方面作出成就。如陳夢家著《殷墟卜辭綜述》,胡厚宣主持編著《甲骨文合集》,影響至今。丁山關于新殷本紀、氏族制度、方國征戰的研究,都是獨樹一幟。高亨從古文字源流入手研究,由甲骨文探求古文字的本真,以甲骨釋金文、古文、篆文,乃至漢隸、魏碑諸體之變求。王獻唐是山東金石學與考古學集大成者,從甲骨文的考字釋證,到山東古國故國古族的系列研究,自成體系。王恩田、孫敬明、欒豐實、方輝等,作為后來者,承繼先賢諸公的成就,作出新的探索。
 
  值得一提的是,山東大學考古系對濟南大辛莊商代遺址的發掘研究,取得非??上駁某曬?,這是目前已知的山東省最大的一處以商代文化為主要堆積的古遺址,而且也是全國范圍內發現最早、研究歷史最長的商代遺址。2003年春季發掘中出現商代甲骨文,第一次看到武丁時期殷墟以外商代地方貴族祭祀和日?;疃奈淖中畔?。方輝認為,大辛莊甲骨文除了在行款和個別字的寫法上具有自身特點之外,總的方面與殷墟卜辭保持相當高的一致性。因此推斷,大辛莊是殷墟之外非王的地方貴族聚集地。方輝為此專著《大辛莊遺址研究》,對大辛莊商代遺址作了細致、深入的釋解,是新一代齊魯學人孜孜追求、勇探未知的代表性成果。
《支部生活》雜志社版權所有 Copyright © www.njfvd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黨建網   電話:0531-51771207    

魯ICP備10206071號-1

幸运快三走势图今天网上买

地址:濟南市市中區緯一路482號(省委大院) 郵政編碼:250001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