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本站信息 >> 紅色基因
明代賜服:孔府舊藏的500年錦繡
?
作者:莊英博   來源:大眾日報   發布日期:2019-10-19   點擊次數:
  央視大型綜藝節目《國家寶藏》山東博物館專場中,省博有三件國寶入選,其中一件是孔府舊藏明衍圣公朝服赤羅衣裳。節目中,有關這件文物的開場白是這樣說的:“一件朝服牽引出的是一個家族幾百年來崇尚禮規的秩序觀念,更是中華民族仁、禮文化千年延續的見證……”
 
  赤羅朝服只是山東博物館收藏的孔府衣物舊藏中的一件。省博收藏的孔府舊藏衣物中還有一大類:賜服,包括蟒服、飛魚服、斗牛服和麒麟服等。
 
衣服紋樣劃等級
 
  據記載,曲阜孔府傳世下來兩箱明代服裝,里面服飾顏色有深紅、深綠、深藍等,色彩保存完好,其中多數為御賜服飾,即蟒服、飛魚服、斗牛服、麒麟服等。20世紀50年代,這批文物的一部分從曲阜調撥到山東博物館收藏,并被保存在定制的櫥柜里。衣服材質以羅綢為主,對溫度和濕度要求非常高,庫房基本上恒定在20℃。這批服飾還必須平放在抽屜里,不能折疊,因為折起來會產生壓痕,年份久了折痕處易斷裂。這成為山東博物館的一組別具特色的館藏文物。
 
  賜服是明代出現的一種服飾制度。為了消除元代蒙古族服飾的影響,明太祖朱元璋下詔禁止穿胡服,重新比較完整地規定了服飾制度。其中,皇帝為了獎勵有功勛的臣子,特制定了賜服制度。
 
  賜服不屬于文武百官的標準服制,最初只適用于皇帝身邊的內使宦官,后來作為賞賜,成為皇帝給予臣下的一種特殊恩寵。賜服也分等級,但不是指服飾的樣式,而是根據紋樣不同分為蟒服、斗牛服、飛魚服,從而形成不同的等級。
 
  省博所藏的孔府舊藏明代賜服中,就有一件藍羅盤金繡蟒袍,為三品服色,袍服色彩鮮艷而不失溫和,做工考究,簡潔大方而不失華貴。這件袍服為圓領、右衽大襟、寬袖,左右有擺,肩襟綴一對紐袢,胸襟綴一對系帶,兩側腋下有插擺,并各垂一條彩繡花鳥白羅飄帶。在藍色云紋暗花地上,刺繡出云肩和通袖膝襕紋樣,云肩內繡有兩條蟒,似在相互追逐,袖子正面每邊一條小蟒,膝襕處有兩只相對戲珠的小行蟒。蟒袍以平金為主要針法刺繡出全部蟒紋,在蟒的四周用衣線刺繡出牽?;?、梅花、蘭花等花朵,還有蝴蝶、犀角、方勝等各色雜寶,又以盤金圈出輪廓線條。
 
  孔府的賜服均為歷代“衍圣公”所穿著。從漢代開始,孔子創立的儒家思想逐漸成為中國封建社會的正統思想。王朝統治者為了表示尊孔,其恩澤也蔭及孔氏子孫,尤其是從宋至和二年(公元1055年),宋仁宗封孔子嫡長子孫為衍圣公,此后歷經宋、金、元、明、清、民國,直至民國二十四年(公元1935年)800余年的時間,衍圣公成為世襲罔替的尊貴稱號,衍圣公歷史沿革也是一部尊孔和儒學發展的歷史。
 
  《曲阜縣志》記載,在明代,御賜衍圣公有朝服、蟒袍、袍料、冠、靴、玉帶、帶綬等物;同時記載“衍圣公府家藏元明衣冠,歷代視若珍寶,珍藏于內庫。”《孔府內宅生活》中提到孔府中專事管理衣服的人很多,有負責列需更換衣服單子的,有專門負責去庫中翻找的,還有專門負責管理衣服的人,同時記錄衣服的使用情況,并負責晾曬、折疊。明衍圣公朝服是在比較隆重的大朝會、儀式中穿著的服飾,蟒服也不是日常穿著。
 
  中國古代的龍紋是等級最高的紋樣,明洪武二十四年(公元1391年),朝廷下令:“官吏衣服帳幔,不許用玄、黃、紫三色并織繡龍鳳文,違者罪及染造之人。”規定只有皇太后、皇帝、皇后、皇太子、親王、世子、郡王等可以使用龍紋。在這種制度下,皇帝為了賞賜有特殊貢獻的臣子,就出現了蟒紋服。
 
  蟒,原指大蛇,明代的“蟒”是僅次于“龍”的高級紋樣,整體造型與龍幾乎一樣,兩者的區別在爪部(腳趾),龍為五爪,蟒只用四爪?!鍛蚶盎癖唷匪擔?ldquo;蟒衣為象龍之服,與至尊所御袍相肖,但減一爪耳。”《明史》記載,永樂之后,宦官在皇帝左右,必穿著蟒服,形制如曳撒,衣上左右繡蟒紋,腰部系鸞帶,作為燕閑之服。穿蟒服要戴玉帶。弘治十五年(公元1502年),《大明會典》修成,明孝宗為獎勵參與編修的大臣,特賜大學士劉健、李東陽、謝遷等蟒服,開內閣大臣賜蟒之先例。但是隨著服飾制度監管的松懈,屢屢出現僭越之事,后來也出現了五爪之蟒,不過究竟是蟒還是龍,要看穿在誰的身上,穿在皇帝身上叫“龍袍”,穿在臣子身上只能叫“蟒袍”。
 
  與蟒服相似的還有飛魚服、斗牛服。飛魚是從古印度神話中的摩羯演變而來,頭部像龍,兩足,四爪,有雙翼,魚尾,有腹鰭一對,據《山海經》載:“其狀如豚而赤文,服之不雷,可以御兵。”它是一種龍頭、兩足、雙翼、魚尾形的具有神話色彩的動物。斗牛原指天上的星宿,后來演變成為龍形的瑞獸,據周祈《名義考》記載:“斗牛如龍而觩角。”明代服飾上的斗牛為蟒形,一般為四爪,魚尾,頭上雙角向下彎曲如牛角狀。與蟒服出現五爪蟒一樣,后來也出現五爪的飛魚和斗牛。
 
  因為蟒、飛魚、斗牛這幾種紋飾與龍紋很相似,加之都是皇帝身邊的宦官或者有功勛之人才能使用,所以這幾類服飾被視為尊貴的象征,所穿之人也感到非常榮耀。據《明史·輿服志》記載,正德十三年(公元1518年),“賜群臣大紅貯絲羅紗各一。其服色,一品斗牛,二品飛魚,三品蟒,四、五品麒麟……”
 
  明清鼎革之際,孔府的人必須要換清朝的服裝,而明朝皇帝賜給孔府的漢服衣冠,就被封存在內庫中完整地保存了下來。
  這些漢服實在是太珍貴,因為它們才是真正的明朝人穿過的“時裝”,正因為有了它們,幾百年以后的我們,才知道華夏的老祖先,在明代的時候,究竟都是穿什么服裝在生活。
 
畫里畫外誰穿蟒服
 
  有意思的是,在山東博物館收藏的一幅明代畫卷上,我們也看到了一件藍色蟒服,與衍圣公的這件極為相似,這就是《明·錢復繪邢玠像圖卷》。
 
  畫中老者身穿一件華服,交領、衣領處用白綢相飾,右衽大襟,過肩、通袖、膝襴處飾有飛蟒以及五彩的海水江崖,正是皇帝御賜的蟒服。
 
  畫中人為明代抗倭英雄邢玠。邢玠(公元1540年-1612年),字搢伯,亦字昆田,山東益都(今青州)人,隆慶五年(公元1571年)考中進士,被朝廷派往密云做知縣。他開始關心軍事,研習兵法,加固長城,訓練軍隊。當時駐扎在密云的總兵官是戚繼光。兩個人既是志同道合、為國為民的熱血男兒,又同是山東老鄉,見面之后的惺惺相惜不難想象。
 
  萬歷二十五年,明政府重派邢玠作為援朝統帥,入朝指揮抗日戰爭。在他的指揮下,中朝聯軍打敗日軍,取得勝利。
 
  萬歷非常高興,對參加援朝抗倭的將士們論功行賞。據《明神宗實錄》記載,對邢玠的封賞是:“加太子太保,蔭一子世襲錦衣衛指揮僉事,赍銀八十兩,大紅纻蟒衣一襲,給誥命……”如今,這件“大紅纻蟒衣”在山東博物館收藏的另一幅繪畫《身著賜服的邢玠夫婦畫像》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功績絕對配得上這一襲蟒服。
 
  值得一提的是,邢玠的老朋友戚繼光,也得到過御賜蟒服的榮耀,我們也能在山東博物館所藏的《身著賜服的戚繼光畫像》中看到他身著賜服的容顏。這些圖像資料與史籍記載相互佐證,讓我們更加直觀地了解明代的賜服制度。
 
“半部明朝服飾史”
 
  孔府世家由于其特殊的歷史文化地位,特別是“尊祖守制,詩禮傳家”的傳統所形成的家族文化,使之積累了大量彌足珍貴的歷史物化資料,府內珍藏極為豐富,種類繁多。明代規定,孔子嫡裔長孫15歲,朝廷便欽授二品文官冠服,到繼承爵位時,又賜正一品服色麒麟袍玉帶;衍圣公夫人被誥封一品夫人后,賜相應的鳳冠、官服。衍圣公及其夫人入京朝賀時,或者皇帝親臨孔府祀孔時,常?;嶸痛痛頭?。
 
  孔府傳世的明清服飾有八千余件,其中以明代服飾最為珍貴,中國以及亞洲周邊國家明代以前服飾存世極少,且多為墓葬出土,像孔府這樣系統、品類繁多、色彩鮮艷、保存完好者,絕無僅有,堪稱半部“明代服飾史”,體現了當時的輿服制度和服飾制作的高超工藝。這些服飾,因為是皇家御賜,在面料、色彩、做工方面都是無與倫比的。
 
  孔府特重禮儀,什么節禮怎么穿、穿什么都有一整套的規章制度。清早期,孔子六十八世孫孔繼汾著《孔氏家儀》十四卷,其中對孔府的服飾禮儀有專門記錄,但也正是因編寫這本書,被族人孔繼戍告發,以篡改《大清會典》之罪充軍,這本書也就失傳了。
 
  到民國時期最為盛大的一次祭孔典禮時,穿什么仍是禮儀的重要組成部分。由于已是民國,來參加典禮的官員們不穿古代禮服,但仍要求穿長袍馬褂,胸前佩戴長條標志,凡短裝打扮者一律不許進入孔廟,有許多記者、來賓不知這規矩,沒有長袍,來到曲阜后,到處借衣服,一時曲阜的長袍奇缺。
 
  如今,孔府舊藏服飾是研究清代以前中國傳統服飾的活化石,對于世界東方服飾文化的研究具有重要價值和歷史意義。有專家表示,“衍圣公府這批衣服是目前可知的年代較早、類別完整、傳承有序、歷史信息豐富的傳世冠服實物,極大地填補了考古出土服飾因為信息不完整而留下的許多空白,如明代織物的顏色、各時期服飾發展演變特點等,是中國服飾史的瑰寶。”
《支部生活》雜志社版權所有 Copyright © www.njfvd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黨建網   電話:0531-51771207    

魯ICP備10206071號-1

幸运快三走势图今天网上买

地址:濟南市市中區緯一路482號(省委大院) 郵政編碼:250001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